校方回应聘邓亚萍当兼职教授:提高校乒队成绩

原标题:校方回应:意在提高校乒队成绩

晨述 乒乓球奥运冠军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的消息引发舆论热议。昨日,中国政法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邓亚萍担任体育教学部兼职教授“主要工作是支持学校高水平乒乓球运动队的建设发展”。

中国政法大学官微昨日12时42分发表《中国政法大学关于聘请邓亚萍女士任兼职教授的情况说明》,称:“我校聘请邓亚萍女士为兼职教授,是由体育教学部向学校提出申请,由人事处根据《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聘任规定》的条件和程序通过该申请。”

此前,昨日凌晨1点,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1408班学生徐恒在其微信公众号“留白尚好”发表《关于中国政法大学聘请邓亚萍女士任兼职教授一事致石亚军书记的公开信》,称“对学校聘请邓亚萍女士担任本校兼职教授一事有疑议。徐恒在公开信中提出4点质疑:“中国政法大学官网未公开兼职教授聘任的制度办法,学校未就该制度办法的制定程序、生效时间等做出说明”;“学校未公开聘任的决策程序”;“学校未说明聘任的相关理由”;以及“学校未说明邓亚萍担任兼职教授所从事的工作”。

公开信提到,在高校任兼职教授的高层次人才一般具有教授、研究员等正高级别的专业技术职务,且在该学术领域内具有较高学术造诣、一定的知名度和较为广泛的影响。邓亚萍求学和任职经历并不能反映上述要求。因此,徐恒要求“学校应就聘任邓亚萍女士任兼职教授的相关理由做出说明”。


改善官场生态需要超常规用人

在有些领域,买官卖官较为普遍,甚至成为风气和“规则”。盖其原因,是用人决断者早就蜕化变质,长期把持一方,致整个系统生态恶化,甚至异化。如同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地,生长出来的粮食已经无法食用。怎么办?必须下大力气改善土壤,并且要以超常规的方式进行。


抓鸟坐牢与贪官刑期比合理吗

从大环境说,“掏鸟窝”这类涉及动物保护的案子,属于“法定犯”,犯罪构成依赖于专业的知识,往往超出普通人的“常识”范畴,普通人很难将“掏鸟窝”“逮蛤蟆”与刑事犯罪挂钩。这需要国家强有力的科普、普法,甚至追问刑法量刑的合理性。板子不应全打在媒体身上。


取消一二三本划分应大胆前行

融合批次,对所有高校来说,都既是机会,又是挑战。在平等的竞争环境之下,学校能不能吸引优质生源,就要靠自身的办学实力了。那些投入精力认真办学的学校会受到欢迎,反之,就是“传统一本”校,办学缺乏新的追求,也会持续下滑。


中国教育根本问题出在哪儿?

读过《知识分子》文章的读者,可能会知道我们在努力倡导——人生不仅有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情感生活,还应该有第四种生活:智识生活。今天我想从智识生活的角度,从三个方面反思一下我们的教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