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农村天价彩礼渐盛行 落后婚嫁观亟待改善

中新网兰州3月8日电 (记者 冯志军)春节刚刚结束,甘肃平凉市山区农民马文怀花了近19万元(人民币,下同)终于为儿子“抢”回了一个媳妇。尽管这对普通农家而言可谓“天价”,不过能从多个“竞争者”中胜出,还是给这位即将返城的老农吃了一颗定心丸。

年逾五旬的马文怀在南方务工多年,渐成为技术工种的他较一般体力务工者收入高出不少。为给24岁的儿子找媳妇,他从去年底返乡后就四处托人说媒,终于在三个月之后了却了其眼里此生的“头等大事”,不过欠下十几万的债务令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除正常的婚嫁彩礼,还要添置新家电、办酒席,并给新媳妇置办金银首饰、衣物等,没有25万下不来”,尽管背负着须全家人至少三年不吃不喝才还得清的巨债,不过能从当地一些彩礼出价更高的男方家竞争中如愿,庆幸之余的马文怀只想着“今年要多挣钱”。

相比“条件尚好”的马文怀为儿子破釜沉舟讨媳妇的魄力,一些脱贫不久的偏远山区农家便没有这样的勇气。甘肃庆阳市大山深处的陈新明已为26岁的儿子张罗媳妇有三四年时间,常年务农和抽空打杂的他惊奇地发现:“每年攒的那点钱尚不及彩礼涨幅的零头”。

“从四五年前的几万元,到现在基本都在十七八万以上,眼下积攒下的存款被彩礼拉得越来远远。”面对已接近天价的彩礼,50岁的陈新明苦笑道,“就这价儿,周边的现状还是男娃多女娃少,彩礼还会继续一路飞涨的”。

如今已被“天价彩礼”逼到绝境的陈新明一面继续托人说媒,他表示“哪怕砸锅卖铁也要给儿子取个媳妇回来”。“打工的儿子在外找个媳妇”亦是陈新明另一份期盼,“只要儿子能尽快找上媳妇,哪怕是倒插门,就是以后不回来了也行。”他苦笑道。

近年来,中国内地农村的婚嫁彩礼一路攀升,尤其是一些贫困山区从最初的几万元飙涨至目前十几、甚至二十几万元的现象屡见不鲜。甚至有个别农民把嫁女作为改变贫困生活的手段,使一大批年轻人因彩礼问题而“婚不起”。

中新网记者梳理发现,内地农村逐年攀升的“天价彩礼”已让农民不堪重负,部分农村家庭因高昂礼金变得一贫如洗。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种现象不仅屡现于甘肃、宁夏、陕西等西北偏远山区,并且在河北、河南等地亦不鲜见。

近日,地处陕甘宁三省区交汇处的庆阳市官方决定采取深度扶贫,传播现代文明新观念;打击“职业媒婆”“买卖婚姻”;深化移风易俗,提高农民道德素养;引导农民做良好风俗的践行者等4大举措来遏制“天价彩礼”。

事实上,对于农村地区日益盛行的“天价彩礼”之风,类似这样的无奈之举在甘肃陇东山区的崇信、正宁县官方已有明文规定。有专家指出,只有通过规范,才能有效遏制天价彩礼,移风易俗,改变农村落后的婚礼观,才能正直扭转农村脱贫的根源。

甘肃省政协委员马卫华在今年甘肃“两会”上呼吁党员干部“做出榜样”。她建议,村党员干部要起到先锋模范作用,不收彩礼或者象征性收取少量财物。同时,纪委监察部门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在党员干部收取婚嫁彩礼方面制定相应的规定加以规范。(完)

(原标题:内地农村“天价彩礼”渐盛行 落后婚嫁观亟待改善)

编辑:SN117


习近平考察江西什么事有谱了

3月5日下午,习近平在自身所属的上海团参加完审议。按惯例,他会有针对性地选择去几个地方代表团与代表们进行互动。3月6日,他首先选择了江西代表团。他在江西团说了些什么?又释放哪些信号呢?


东京的公园重绿化拒绝广场舞

所谓“共同”,就是大家都来休息的地方,又不是每一个人可以“任性”休息地方。允许了后者的存续,就会失去前者的存在,“公园”就会变成“私园”。“广场”就会变成“窄园”。这样的理念,有序当今中国借鉴。


百姓获得感增加不等于加薪

由于贫富差距大,百姓收入正常增长机制缺乏有效制度保障,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有更多的“获得感”的呼声日益强烈。会前多项调查显示,收入分配改革成为当下公众关系的第一民生话题。


习近平路遥是同一批知青

两会上,在上海团参加审议后,习近平与一位代表提到,“路遥我认识,当年下乡办事时还和他住过一个窑洞,曾深入交流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