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只大熊猫染犬瘟热死亡

华商报讯(记者 郝蕾) 昨日,从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传来坏消息,不到6岁的人工繁育大熊猫“龙龙”因感染犬瘟热死亡,今年2月,它的龙凤胎妹妹“凤凤”,也因感染该病死亡。

去年12月24日,“龙龙”被检测为犬瘟热阳性,随后被隔离治疗。去年12月29日至今年3月2日,其分泌物、血样犬瘟热检测结果均呈阴性。今年3月14日,“龙龙”出现全身抽搐、呕吐症状,经检测犬瘟热病毒再次转为阳性,最终因肾脏衰竭死亡。

据了解,去年年底抢救中心发现多只大熊猫感染犬瘟热疫病,截至今年2月,已有4只大熊猫死亡,“龙龙”是第5个死亡的,也是唯一一只雄性大熊猫。今年2月初,原先确诊患犬瘟热的大熊猫“珠珠”和疑似患病的3只大熊猫血液检测已转为阴性,但在3月,又有大熊猫病情恶化。专家会诊认为,冬春季节是犬瘟热疫情的流行期,防控还需坚持一段时间。因犬瘟热丧命的其他4只大熊猫档案:城城:雌性,8岁,去年12月9日死亡;大宝:雌性,8岁,今年1月4日死亡;欣欣:雌性,9岁,今年1月23日死亡;凤凤:雌性,5岁,今年2月4日死亡。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另一个毕福剑”

昨日,一则录制于宴席间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被大量转发,只见,脸泛红光的老毕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对着在座的与会者,以边唱边评的方式,重新演绎了一遍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中选段《我们是工农子弟兵》。


刘翔退役了,我们也该成熟了

直到如今,我都想不出,还有哪一个人能以瞬间选择,让痛苦、沮丧、失落、担忧、谩骂、诅咒、感动、祝福等等复杂的情感,迅疾交织与缠绕在国人的心头,除了刘翔的那次退赛。


若解除收养,被虐男童将去哪

如果此案的处理结果之一,是解除李某与童童的收养关系,那么,童童就无法再在南京求学,必须回到安徽农村。而当初他之所以被过继收养,是父母希望他能到南京读书。出现这样的结果,恐怕是很多关注此案者料想不到的。


日本农村养老:待遇不输城市

覆盖全体农村人口的社保制度,让日本农民享有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待遇,有效避免了工业化进程中农村出问题。其实,这是一种逆向思维。先拿出钱来让农民安心,减轻他们的负担,然后进城全力推动工业化和城市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