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记者到工商局揭黑幕遭工作人员殴打(图)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舒均 实习生杜苗) 汉口市民杨先生购买二手车时发现遭遇欺诈,遂向楚天都市报投诉。昨日下午,本报记者陪同杨先生前往硚口宗关工商所反映情况时,竟遭该所聘用人员拳打脚踢。

杨先生介绍,本月24日,他在汉西二手车市场,看中了亿成旧机动车交易有限公司一辆标价为43万元的奥迪Q7,并付了3万元定金。“销售人员说车没事故,才跑了6万多公里。”杨先生说,次日他试车时,通过车架号等信息查询发现,该车实际里程已达14万公里,且有4次事故记录,遂向该公司提出退车退还定金的要求,但对方置之不理。

无独有偶。昨日,十堰的朱先生也向本报反映,今年3月25日,他用自己的一辆轿车,到亿成公司置换了一辆奔驰R350,当时该公司宣称该车无事故无泡水。没想到开回家两天,就发现车子漏油,还查到该车出过3次事故。他当日专程从十堰赶来要求换车,但对方一直不同意,称换车的话要再补6万元差价。

面对两人对同一公司的投诉,昨日下午4时许,本报记者徐剑桥随同两人来到宗关工商所,向工商人员介绍事情原委后,亮明身份采访,询问商家的行为是否构成虚假宣传,工商部门能否作出一个明确的认定,该所工作人员表示没法给出答复。

记者与其进一步交涉时,该所一名郭姓所长冲出来对记者大喊:“把你记者证拿出来!”而郭姓所长看完记者证后,表示自己不接待记者,并呵斥道:“你给我出去!出去!”说完,两次将记者往外推,还说:“你是记者了不起,记者我见多了!”

杨先生、朱先生和记者正准备离开,一名此前一直坐在工商接待柜台后的中年男子过来,搂住记者的脖子往外走,声称他来介绍一下情况。谁知,他将记者拉到工商所外后,对着记者拳打脚踢。

监控显示:下午4时25分,该男子扯住记者,先是打了两拳踢了一脚。被人拉开后,男子将手里的手机放在旁边一辆工商执法车上,又冲上来打了记者一拳,又被人拉开。随后,记者拿起电话报警,准备离开的该男子,又冲过来狠踹记者一脚,并打了两拳,记者从始至终保持克制,没有还手。

市民杨先生介绍,该男子在殴打记者过程中,还不停说:“老子打了你怎样!”

同济医院诊断结果显示,记者多处受伤,脖子处有明显的红肿伤,左耳处有一块皮外伤,因头部多次被拳击伴有头晕症状,需住院进一步观察。

事后,硚口警方已将打人的43岁男子肖某控制,确认其为宗关工商所聘用人员。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处理此事。

短评:

本应维护消费者权益的工商部门工作人员,不但对市民投诉不理不睬,还对正当采访的记者拳脚相向,行为之暴力,手段之龌龊,实与市井流氓暴徒无异。

一句“聘用人员”,让人又隐约看出“临时工”的影子。呵斥记者的郭姓所长是什么人?如此嚣张是如何官至“所长”的?这个工商所和二手车商是什么关系,为何不惜为其充当“打手”?强烈呼吁相关部门一查到底,严惩打人者,清除奸商保护伞。本报评论员

(原标题:猖狂!楚天都市报记者揭二手车黑幕 竟遭工商人员殴打)

编辑:SN18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人们为什么不再结婚?

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婚姻制度虽然还会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再也无法回到人人结婚的时代(中国的统计数据表明,全人口中从未结婚者一度仅占3.8%),一个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选择时代正在到来。


鸡汤哥,汪国真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和“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这两句,涵盖了汪国真文字的所有内涵:诗与远方。在没有比这两样东西,更能触动对文字敏感的少年了。


别拿国粹和艺术装点违法行为

如果刘桂娟女士是一般的演员,不在体制之内,不背负国家公器,则其发表的言论尚有一定的自由空间,但其是拥有一定话语权的地方政协委员,说话应该站在公众立场为百姓、为正义和公平、为人道代言,再以残杀重点保护、濒临灭绝的翠鸟为所谓艺术“增砖添瓦”似乎更不妥了。


抗癌斗士能否解开户籍脚镣?

媒体关注“抗癌斗士”,相信深圳政府会顺应民意,特事特办。果如此,吴树梁妻子的入户问题,当不难解决。制度制造的悲剧,必然不是个别的悲剧,而是具有一定普遍性的不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